新闻动态 您当前所在位置:当前位置:起钉机_木方起钉机 >> 新闻动态 >> 浏览文章
·沈阳拔钉机之两用制钉机—制钉机行业的革新
·沈阳起钉机厂家:自动制钉机的生产步骤和过程
·沈阳起钉机告诉您制钉机连贯的生产过程
·沈阳起钉机:制钉机的生产原料
·沈阳起钉机厂家告诉你钉子是怎么生产出来的
·沈阳起钉机为您介绍制钉机的生产流程
·沈阳起钉机:液压制钉机的控制系统
·沈阳木方起钉机:制钉机的原料的加工工序
·沈阳起钉机厂家为您介绍制钉机的切钉结构和
·沈阳起钉机厂家:制钉机的搬运和安装
·沈阳木方起钉机告诉你制钉机安全生产注意事
·沈阳起钉机:制钉机制钉适用范围
·沈阳起钉机告诉你制钉机的功能要求
·沈阳起钉机分享制钉机制钉步骤
·沈阳起钉机为您介绍制钉机设备的维护管理

 

“铁矿石时代”终结?

日期:2014年10月17日  文章点击数:
 

铁是地球上含量最丰富的元素之一,但是要把它从地下高效率采掘出来有可能是一项令人畏惧的任务。在巴西南部低矮的绿色山丘,一条长达530公里的管道蜿蜒伸展。它是英美资源集团(Anglo American)耗资82亿美元的Minas-Rio项目的决定性环节。该项目旨在采掘巴西内陆的铁矿石,然后通过一个新建的大西洋港口装船发运。在严重超出其最初36亿美元的预算,并拖延了两年工期之后,Minas-Rio项目终于接近了“首批矿石装船”的状态。

多年来,这样的超大规模采矿项目成为支撑全球经济扩张的顶梁柱。作为全球重要性仅次于原油的大宗商品,大量铁矿石一直在源源不断地涌入中国的炼钢厂,成为以基础设施带动的快速增长的原材料。

然而,从Minas-Rio项目出产的铁矿石将要面对的,却是一个不那么欢迎它的世界。今年,铁矿石价格下跌了逾40%,这是2014年所有金属和散装大宗商品中表现最差的。基准铁矿石合约价格从去年的平均每吨135美元跌至最近的不到80美元,这是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头一次。

澳大利亚的麦格理银行(Macquarie)表示:“铁矿石市场正处于大宗商品近期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转折阶段。”

这一变化的背后是铁矿石出口的大幅增长——这不仅包括Minas-Rio项目2016年全面投产后将推向市场的2650万吨铁矿石。

主导全球铁矿石市场的三大生产商淡水河谷(Vale)、力拓(Rio Tinto)和必和必拓(BHP Billiton)总计已将产量从三年前的不到7亿吨提升至远高于8亿吨,并计划在几年内将铁矿石供应量推升至10亿吨以上。

同期,第四大铁矿石生产商Fortescue已将铁矿石产量从4100万吨提高到1.24亿吨,预计今年产量将达到1.55亿吨。汉考克探矿公司(Hancock Prospecting)预计,其澳大利亚新铁矿——年产5500万吨的RoyHill将于明年投产。

英美资源集团首席执行官马克-卡蒂芬尼(Mark Cutifani)表示,在大宗商品繁荣时期,矿商把“供应这块大饼烤得过熟了”,铁矿石就是最说明问题的例子。

排山倒海般的供应还不是压低价格的唯一因素。人们对中国需求放缓的担忧也挥之不去;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钢铁生产国和海运铁矿石消费国。伦敦咨询公司——英国商品研究所(CRU)表示:“考虑到市场上交易的铁矿石有三分之二最终被运往中国,中国对铁矿石的需求及中国国内产量是全球价格的重要决定因素。”

中国住宅房地产行业的放缓(住宅建筑热潮使许多地区背上供过于求及价格下滑的重担)已导致中国对钢材的需求趋弱。与2012年铁矿石遭遇抛售时中国政府刺激举措推动价格反弹不同,这一次中国政府不太可能大幅改变政策。

麦格理银行大宗商品研究主管科林-汉密尔顿(Colin Hamilton)表示:“如果说上半年造成铁矿石价格走弱的原因是供应,现在的问题是需求。”

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最近一份报告警告称,铁矿石价格可能陷入长期下滑趋势。该报告表示,2014年是“一个拐点,新的产能终于赶上了需求增长,利润率开始回归历史均值……‘铁矿时代’的终结到来了”。

考虑到铁矿石占全球三大矿商利润的比例高达50%至90%,对于那些敦促近年表现欠佳的矿业拿出更高回报的股东来说,价格崩盘将是令人震惊的。今年8月,必和必拓搁置了各方期待的一次股票回购,理由是大宗商品价格前景正在恶化。

对于规模较小的新兴市场生产商来说,这些问题关乎生死存亡,产业洗牌和所有权易手似乎在所难免。在西非,一些全球最贫穷国家曾把发展的希望寄托于铁矿石。但在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包括非洲矿业(African Minerals)和伦敦矿业(London Mining)等较小的矿商如今急于筹措现金,以逃避破产的命运。9月下旬的一天,在英国上市的伦敦矿业股价暴跌逾60%,原因是该公司表示需要更多资金,目前正与一家投资者商谈注资事宜。

矿商为了增产而如此折腾,却因此压低了价格。对某些人来说,这是一个完美的例子,说明矿业有一种周期性的“本事”:有摘星的豪情壮志,最终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本身没有铁矿的最大矿商嘉能可(Glencore)的首席执行官伊凡-格拉森伯格(Ivan Glasenberg)表示:“铁矿石增长固然不错,但你必须注意供应。铁矿石价格正面临压力,因为大家都在增大供应。”

贝莱德(Black Rock)自然资源股票团队主管韩艾飞(Evy Hambro)表示:“大型矿商迄今展现了较高的资本纪律,但他们需要坚持这条路线。铁矿石市场已经处于过剩状态,因此各家矿商需要考虑一下,投入更多资金增加产能是否明智。”

规模较大的生产商辩称,他们的行为是合乎逻辑的。作为成本最低、业务量巨大的生产商,他们认为自己能承受较低价格,同时竞争对手将被挤出市场。

力拓首席执行官山姆-沃尔什(Sam Walsh)坚称,这一策略正在奏效。沃尔什表示,8500万吨不再具有竞争力的铁矿石产能已被挤出市场。他预计,截至今年底将有1.25亿吨铁矿石产能撤出市场。他说:“一场调查显然正在进行……这一切都是供求规律在起作用。”沃尔什认为,铁矿石市场令矿商面临一种“囚徒困境”。没有哪家企业会主动停产,因为其他企业会填补空白,价格还是会向下调整。单方面减产等于送给竞争对手一记“任意球”。

他说:“人们过于简单化地问道:‘如果你减产1亿吨,大家岂不是都会好过一些?’答案是否定的。你削减的产能,很快会被其他人补上。”

作为成本最低的生产商,力拓“应该是最后一个减产的人”。

矿商的举措也可以被视为一种赶走竞争对手的企图。在铁矿石市场,新的生产商正在加入三大矿商(力拓、必和必拓及淡水河谷)的行列。2008年刚刚起步的Fortescue,今年的产量将达到淡水河谷的一半。

Fortescue首席执行官内夫-鲍尔(Nev Power)表示,他的公司帮助将“铁矿石价格从不可持续的高峰拉回到更长期更可持续的竞争性价位”。

非洲一个铁矿石项目的一位高管表示,那些最大矿商“接纳了Fortescue——他们最不想做的事就是接纳西非的铁矿石生产商。因此他们纷纷提高产能。他们想绞杀其他生产商,为所有人带来后怕,使谁也不敢再开发铁矿。”

但是,迄今供应并未完全按照经济逻辑退出市场。伊朗、印尼和墨西哥等国的非主流生产商,以及中国的高成本民营铁矿削减了产能。但中国采矿及钢铁产业的其他部门由大型国有钢铁企业控制,他们的首要任务是保住工作岗位而不是盈利。

鲍尔表示:“高成本铁矿石生产商的响应速度……远低于我和业内多数人的预期。不过,减产难免需要发生……因此,铁矿石价格将持续徘徊于低位,直到那部分供应量退出市场。这是一种经济现实。”

需求似乎也不会很快恢复过去10年的高水平。中国钢铁工业协会(China Iron and Steel Association)副主席上月在一个会议上表示,今年8月中国粗钢表观消费量(剔除净出口之后的国内产量)下降1.9%,至6190万吨,这是14年来的首次下降。

汉密尔顿表示,由于国内需求疲弱,又无法向饱和的出口市场加大销售,中国钢厂正在大幅削减产量。他说:“在这种大环境下,他们会减少铁矿石库存,尤其是因为目前钢铁价格下跌速度比铁矿石还要快。”目前,用于建筑的螺纹钢的期货价格已跌至创纪录低点。

中国第二大钢企——宝钢(BaoshanIron & Steel)总裁在会上表示,铁矿石的低价位是一种“新常态”。

美奇金(北京)投资咨询公司的马提木(Tim Murray)表示,中国楼市正在回调,新开工楼盘已连续五个月出现负增长。“今后12个月,我们将看到建筑行业的钢铁需求会减少20%。”

除了较短期的需求问题之外,人们还在更为根本的层面上担心中国对钢铁乃至铁矿石的需求将会见顶回落。不过,咨询公司英国商品研究所估计,“钢铁需求见顶”的现象至少在五年内不会发生,因为中国建设活动在绝对值基础上将继续增长。

矿商们还指出印度或非洲等其他地区的较长期增长前景。然而,尽管它们最终可能会追随中国的发展轨迹,但它们的需求可能不会如此集中而强劲地出现。

目前,大型铁矿石矿商仍未感到恐惧。根据瑞银(UBS)分析师的研究,对于从澳大利亚运往中国的铁矿石,力拓和必和必拓分别能以低至每吨45美元和50美元的价格达到盈亏平衡。杰富瑞(Jefferies)分析师克里斯-拉费米纳(Chris LaFemina)表示:“即便价格低至每吨80美元,铁矿石也是颇为盈利的业务。”

不过,如果矿商误判了形势,铁矿石价格进一步下滑,由此产生的行业洗牌将伤害股东。英国经纪商Liberum认为,以目前的铁矿石价格,力拓和必和必拓都无法在坚守其净债务目标的同时,在明年实现所承诺的资本回报率,尽管其他分析师对于各家矿商有能力完成既定计划更有信心。

在英美资源集团,没有人提及曾受到期待的Minas-Rio项目二期工程。相反,人们对于该公司开采其他矿物(从钻石到铜)津津乐道,认为它们提供了一些保护,使公司能够承受铁矿石业务困境的冲击。卡蒂芬尼表示:“我们的业务包括其他九种前景完全不同的大宗商品。我们将静观其变,等待铁矿石市场回归理性均衡状态。”

延伸阅读:市场指标——寻找更现实的定价机制

决定铁矿石价格的因素是什么?和多数大宗商品一样,显而易见的答案是供应和需求。不过,市场并不完全是经济理论所暗示的那种明智裁判。

过去,采矿行业和钢铁制造业通过年度合约设定铁矿石的价格。然而,随着中国超越日本,成为国际海运贸易铁矿石的最大消费国,这一定价体系开始解体。和此前的石油、铝以及煤炭一样,铁矿石产业在2010年放弃了年度合约,改用新的定价机制,使用一种现货市场指标确定每季度合同的定价。这种现货市场指标通常是普氏铁矿石价格指数(PlattsIron OreIndex)。自那以来,市场已发生了进一步演变,大举转向更能反映市场价格的短期合同。

这种指标定价体制的批评者表示,它加大了波动性,降低了大型矿商盈利的能见度。其他人则表示,现货市场的流动性不足,不足以提供准确的价格信息。

一名市场参与者表示:“在现货市场交易的海运铁矿石只占全球海运铁矿石的10%或以下,但这个市场却决定着价格指数。我们发现现货市场的许多参与者都是高成本低等级的供应商,或者就是挣扎中的钢铁厂,它们很难从中国各银行获得购买铁矿石的信用证。”

他说,解决办法是让大型生产商将更多铁矿石投入现货市场,然而他们不愿这么做。

此外,这种基准定价只能部分反映矿商的预期盈利。市场上的铁矿石形态和等级多种多样,作为基准的铁矿石含铁62%。大型矿商和交易商会把产品搭配出售。一些人认为,中国为了生产优质钢材,对较高等级铁矿石的需求将越来越大,这意味着此类铁矿石的价格将相对较高。

与许多大宗商品一样,矿商面对价格下跌的最佳保护是尽可能降低生产成本。他们需要精确知道自己和竞争对手分别处在“成本曲线”上的什么位置。如果新的竞争性供应进入市场,满足需求的价位应该会下移。在成本曲线上处于更高位置的铁矿会变得没有竞争力,应停止生产。

  北斗木方起钉机,是一款当今世界体积最小、重量最轻、效率最高、操作最简便的木方起钉设备,已申请国家专利,受到了国家知识产权局的重点保护,北斗LCS-3木方起钉机克服了传统木方起钉机体积大、效率低、故障率高的致命缺陷,采用气动动力学原理(区别于液压动力原理),夹制装置,一键式操作。官网:www.17z17.com

 
版权所有:沈阳北斗木方起钉机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沈阳网站优化-军成科 技  联系电话:李经理 18640170498  百度地图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空气充填泵 - 呼吸器充气泵 - 天然气压缩机 - 火炕 - 电暖炕 - 起钉机 - 水刀切割机 - 高压水刀 - 吊运机 - 空气呼吸器充气泵 - 水切割机 - 水刀 - 沈阳维修电机 -